简爱下载|简_爱(下)-25

更新时间:2020-12-06 来源:爱国故事 点击:

【www.pangufuhuaqi.com--爱国故事】

    一个月的求婚期很快过去了,最后的几小时也屈指可数了.那一天......做新娘的日子,无可避免地到来了.此时已万事俱备,至少我已无事可做.箱子装好,锁好,捆好,沿着小卧室的墙一字儿排开.明天的这个时辰,它们就会踏上远远地去伦敦的路.我也一样,(如上帝恩准)......或者说不是我,而是简.罗切斯特,一位我尚不认识的人.现在只剩下箱子上地址标签还没有钉上,那四张小小的方纸块,还躺在我的抽屉里,罗切斯特先生亲自给每张标签写上地址:"罗切斯特太太,伦敦,某某旅馆".我难以说服自己把它们钉上,罗切斯特太太!她不存在,她得到明天才出世呢,明早八点以后.得等着瞧她活生生的来到人间,我才能把所有那些财产转让给她.那边的壁橱里,梳妆台的对面,据说属于她的衣裳已代替了我在洛伍德的黑呢裙和草帽.而那套结婚礼服不属于我,那珠灰色的长袍,薄雾般的面纱,被挂在占用的衣架上.我关上壁橱,藏住里面幻影般陌生的衣裳,这东西在晚上九点钟的时候,穿透屋里的昏暗,发出幽灵般的微光."你自己待着吧,白色的梦."我对它说.我太兴奋了,听到风儿在响,我决定要出去吹吹风.
    不只是忙乱的准备令人兴奋,不只是巨变的期待令人兴奋......明天,新的生活就要开始,这两种因素不用说都给我带来了坐立不稳按捺不住的激动.甚至这么晚了还把我赶到渐渐变黑的庭院中去,但还有比这两者更扰人心绪的第三个原因.
    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怪事,使一个奇怪而令人焦虑的念头困扰着我.此事只有我知晓,唯有我目睹.它是发生在前天夜里,罗切斯特先生当时不在家,到现在还没回来.他到三十哩外属于他的一块田产上去了,去处理两三个小农庄的事务.这些事情在他按计划离开英国之前必须得亲自处理.此刻我正期待他的归来,急于摆脱心头的重负,让他头解开这困扰人的谜.读者呵,留下吧,待他回来,等我把这秘密告诉他,您也就明白了.
    我朝果园走去.风儿把我刮到它的麾下.风从南边刮来,强劲猛烈,但刮了一整天却尚未曾带来一丝雨星.夜色渐深,风势非但不减,反而越刮越猛,越刮越响.树木被吹得向一边倒,枝条根本不能回头,就算回头,一个小时也摊不上一次.枝丫参差的树冠被劲风吹得统统向北弯腰,云块接连不断从这头飘向那头.那个七月的日子,看不到一线蓝天.
    我在风中奔跑,任呼啸而过的无尽气流带走自己烦乱的思绪,如果真能如此倒也是狂喜.走下月桂小径,七叶树的残骸迎面而来,它耸立于斯,虽被黑夜狂风一劈两半,树干从中裂开,阴森森的张开大嘴.裂开的两半却并未各自东西,因为坚实的树基和根部把它们仍然连为一体,尽管生命的完整已被破坏......树液已无法流动,各自巨大的树枝已经枯死,这年冬天的暴风雪定会将一半或全部都压垮到地上.可是,它仍可称为是一棵树......一棵死树,完整的死树.
    "你们忠诚相守这样很好."我说,好象这两个巨大的裂片充溢着生命,能够听得见我的话一样.我想,"虽然你们遍体鳞伤,焦黑若炭,但一定还有一线生命,从那忠诚正直的树根粘连处长出,虽然你们不会再吐出绿叶......也不会再目睹小鸟在你们枝头筑巢.歌唱.欢乐与相爱的时光已经消失,但你们并不孤独,你们相依相伴,衰朽与共."我抬头仰望这棵树,刹时间,月亮恰好出现在它裂缝中间的那片天空,圆盘被遮去一半,血红血红的.她仿佛在投给我迷惑忧伤的一瞥,然后又立刻躲进厚厚的云层.瞬间桑菲尔德四周的风势减弱,但远处树林和水面上,却响起狂乱悲伤的哀号,听来让人不寒而栗,我拔腿就跑.

本文来源:http://www.pangufuhuaqi.com/wx/843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