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爱下载_简_爱(下)-33

更新时间:2020-12-06 来源:爱国故事 点击:

【www.pangufuhuaqi.com--爱国故事】

    圣.约翰先生走时,天开始下雪,暴风雪肆虐了整整一夜.第二天,刺骨寒风又刮来了另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黄昏时,壑平沟满,几乎人几乎无法通行.我关上窗板,给门堵上一块草垫,以免雪从门底下吹进来.把火拨旺,在炉边倾听着暴风雪那低沉的怒吼,呆坐将近一个小时,然后点起蜡烛,拿起《玛米昂》:    诺汉那堡峭壁尽染夕阳,
    特威德河美丽深邃又宽广;
    契维奥特山茕茕独立,
    雄伟的主楼,巨塔林立;
    环绕的墙垣绵延不绝,
    落日的余晖金光闪耀.

    我沉浸于诗的韵律,很快就把暴风雪抛置脑后.
    是什么声音在摇撼着屋门,也许是风吧,我想.不,原来是圣.约翰.里弗斯,他拉开门闩,从冰雪中,从狂风呼啸的黑暗中走了进来,站在我面前.裹着他高高身躯的斗篷象冰川般雪白一片.我大惊失色.在这种大雪封山的夜晚,我可真没想到会有客人造访.
    "有什么坏消息么?"我忙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没事儿.你可真容易受惊!"他边说边脱掉斗篷挂到门上去,又若无其事地把进来时弄动了的草席推回到门上.然后跺跺脚,让靴子上沾的雪掉下来.
    "我把你干净的地板给弄脏了,"他道,"不过你得谅解我一回."说着他走到炉边."告诉你吧,到这儿来可真够难的,"他在炉火上烤着手,"一下子不小心被掉进雪堆,被一直埋到腰上,幸亏雪还松软."
    "可你为什么要来呀?"我禁不住问.
    "这么问客人好像不大礼貌吧.不过既然你问了,我还是干脆回答你吧,我就想跟你随便谈谈.哑巴书,空房子,让人挺乏味.再说,从昨天起我就感到一种激动,好比一个人只听了半个故事,急于想知道下文."
    他坐了下来.我想起他昨天古里古怪的举动,真担心他的神经出了毛病.不过他若疯了,倒疯得镇定自若.他把额上被雪打湿的头发抹开,任火光自在地照在他的苍白的额和脸颊上.从没见过他那张英俊的脸比此刻更像大理石雕像的了,我难过地发现那上面清晰地刻下了劳苦与忧伤的痕迹.我期待着,以为至少他会说一些我能懂的话.可是他把手搁在下巴上,一个指头按住嘴巴,仍在沉思默想.我接着又吃惊地发现他的手和脸同样瘦,我的心头涌起一股莫名的感伤,便感激地说道:
    "但愿黛安娜和玛丽能来和你同住.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太可怜了,而你又对自己身体毫不怜惜."
    "没事儿,"他说,"必要时我会惜顾自己.我身体现在很好,你看见我哪儿不好啦?"
    话说得满不在乎.随意而又冷漠,让人觉得至少他认为我的担心是完全多余的,我于是无言以对.
    他的手指仍慢腾腾地摸着上唇,眼睛茫然地盯着闪闪的火炉,我觉得实在有必要说句什么,于是就问是否有冷风从他背后的门边吹来.

本文来源:http://www.pangufuhuaqi.com/wx/843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