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鞋匠儿歌mp3|“二鞋匠”当驸马

更新时间:2020-03-24 来源:营养饮食 点击:

【www.pangufuhuaqi.com--营养饮食】

  相传,宋朝时候,真宗皇帝的三公主年方一十八岁,出落得体态轻盈,姿容妙嫚,举止间百媚横生,一身冰肌玉骨,恰似广寒宫里嫦娥降世临凡一般。只因三月三日出外游春,回来之后就象中了什么似的,郁闷成疾,饮食不进。不几日闹得公主面黄肌瘦,形影单薄。皇上惜女如命,传下圣旨,出示皇榜,晓喻天下,并注明:不论何处名医,如能治好公主的病,不论门第高低,贫富如何,只要年岁相当者即招为东床驸马,年岁不相当者均封官进爵。

  且说这帝都汴京城北十里,有个张庄,庄上有一户人家,母子二人。母亲张氏纺织持家,儿子张二因以补鞋为业,人称“二鞋匠”。这一天,张二正在城北门摆摊,一时冷落,忽见城门口新贴一张印信榜文,上前一看,虽不全认得,但也知其大意,不禁喜出望外。心想:别的不求,借此先吃他个酒足饭饱再作道理。主意一定,于是上前揭了皇榜。他被带进皇宫,住了三天,为公主牵线诊脉。连日来张二吃的是山珍海味,喝的是玉液琼浆,好不快活。但细想一回:此处虽好却不是久留之地。如果再住下去,恐怕要大祸临头,忙启齿向皇上禀报:“陛下在上,草民要回去才能将药配好,三日内即刻送来,敢保公主药到病除。”这是假话,实则张二是想借故溜之大吉。谁知皇上听后信以为真,令左右赏赐张二黄金百两,绸缎百匹,并派两名贴身太监护送张二回家。

  张二回到家中,将此事悄悄地告知母亲,并嘱咐老母:“这百两黄金留着度日,百匹绸缎除穿用之外,也可变卖一些周济邻里。”自己横下一条心,整天和两个太监吃喝玩耍,只是晚上难以入眠,加之太监催逼,只得敷衍。第三日天晚上,他命二位太监在门外守候,未经允诺,不得入内,说是自己在屋内给公主配药。太监不敢不遵。张二心想:今晚且自冷静一下,明日进宫大不了一死作罢。张二正在胡思乱想,恰在上炕脱鞋之时,忽然觉得鞋内有什么东西粘脚,用手一挖,鞋内净是臭泥,一团团直往下掉。张二猛地有了主意。立时喜不自禁,就见他将所挖出的鞋泥,团成了六个象小枣儿那么大圆球儿,分别用之封好,并在纸包上注明:“祛邪真神丸”,日服一次,每次二粒。心想:待明日进宫献上,唬他一通,且看怎的。

  话分两头,再说公主。染病已有十来天了,实际上公主之病乃腹内积食积痰所致。自那日张二替她诊脉之后,精神上很见好转。

  所以,皇帝一见张二把药配好给送来了,当即吩咐宫娥才女伺候公主服药。公主服下一丸之后,只觉得腹内上下翻腾,当第二丸刚用下一半时,哇的一声把几天前的积食积痰都吐了出来。第二天,皇上叫公主继续服药,公主却执意不肯服了。你想,一个在皇宫里长大的金枝玉叶,哪能受得了这“药丸”的气味!皇上还是劝说:“皇儿啊,良药苦口利于病嘛!快快吞服下去吧!”公主笑道:“回禀父王,儿的病真的已经全好了。”皇上一听,欣喜若狂,即召文武群臣皆到八宝金殿,庆贺公主痊愈,封张二为御医,并把那“祛邪正神丸”封为宫中“御药”,遂把张二招为东床驸马。这张二因奇惹祸,因祸得福,心中暗自庆幸,美滋滋儿甜丝丝儿的那个自在劲儿就甭提啦。

  这一日,宫中张灯结彩,喜气洋洋,驸马张二和公主大宴群臣,皇上驾坐正位,三朝元老宰相和驸马张二左右对坐,其余百官均列案作陪。酒过三巡,宰相有意要考察驸马的才学。敬酒之后,宰相用手向上一指,张二即刻用手往下一指;宰相用三个手指正冠,张二用五个手指一比。这两个回合使得宰相暗自叹服,张二才学不凡。遂又用手在胸前一划,这时,张二竟用手在自己的屁股上乱摸起来,再看宰相,频频点头赞叹不已。

  其中有何奥妙?原来是:宰相以手势来考察张二的才学,他那儿用手向上一指,是说上有苍天为阳。张二这儿用手向下一指,宰相理解为:下有大地为阴。宰相用三指正冠,意思是三皇开天;张二用五指一比,宰相理解为五帝治冠。宰相称赞张二才华横溢,用手一划前胸,张二一摸屁股不当紧,闹得宰相和百官对张二既佩服又气愤。佩服的是驸马雄才大略,学识渊博;气愤的是不该在大庭广众之下辱骂宰相。本来宰相是敬佩之意,张二一摸屁股,宰相和百官都认为张二在说:你们的才学连我的屁股都不如。此一举真弄得宰相丢丑,百官狼狈。一时间,皇上和群僚面面相觑,鸦雀无声。

本文来源:http://www.pangufuhuaqi.com/ye/50531.html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