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心的痛|钻心时刻

更新时间:2018-12-24 来源:小学二年级作文 点击:

【www.pangufuhuaqi.com--小学二年级作文】

  深夜11点57分,罗恬家别墅昏暗的大厅里,正上演一场零点魔术。

  罗恬站在杜朗的面前,有些轻微颤抖。杜朗把一柄闪着寒光的匕首放进她手里,用手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示意她用匕首刺过来。罗恬胆怯了,恐慌地摇了摇头。

  大厅里的座钟,突然敲响零点的钟声,杜朗对着罗恬露出鼓励的微笑,然后抓住她的手猛地刺进了自己的左胸。

  罗恬听到“噗”的一声,像刺进了一团皮革。她惊恐地抬起头,发觉杜朗并没有疼痛的表情。罗恬这才松了口气,拔出匕首说:“太不可思议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时,一束鲜血突然从杜朗的胸腔喷出来,飞溅到罗恬的身上。

  罗恬惊慌失措地扔掉手中的匕首,跌坐在地上。有人打开灯,客厅里围坐的观众都站了起来,却没人敢上前。

  杜朗躺在地上,无声地抽搐着……

  杜朗是魔术师,刘谦出名的这两年,他开始接上一门新生意──为富豪名流的聚会助兴。

  这一晚的刺心魔术,他命名为“钻心时刻”,在场的许多人检查过那柄匕首,毫无机关,可它刺入杜朗的胸腔,就是毫发无伤。可这一晚,他失手了。一场惊心动魄的魔术,瞬间变成了一桩血案,没人知道这是一场意外,还是一场谋杀。

  下葬的那天,罗恬专程去祭拜。杜朗没什么朋友,墓园里,只有一个十分年轻的男人,站在墓碑旁一声不响。他叫陈洋,是杜朗的助手,也是他的徒弟。杜朗出事的那天,他刚好请假。

  罗恬走到他身边说:“对不起。”

  陈洋却冷硬地缩了缩嘴角说:“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他选择这个表演,就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

  罗恬却无法这么冷漠,毕竟一个活生生的人被她刺死了,还是自家别墅的party上,连夜的噩梦,让她没有一天睡得安稳。

  陈洋说:“如果你觉得内疚,不如帮帮我,让我接下杜朗的工作。”

  “好,也算是我对杜朗的补偿。”罗恬以前帮杜朗介绍过不少生意。

  阵洋听到这个答案,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罗恬低声问:“那你会表演……钻心时刻吗?”

  陈洋猛吸了口气,说:“除了这个。”

  罗恬愕然不语,因为陈洋刚刚咬住下唇的动作,和杜朗如出一辙。陈洋伸手搂住罗恬的肩说:“放心,我会和他一样对你好。”

  罗恬是杜朗的秘密情人,她以为没人知道,却不想陈洋对这件事了如指掌。原来他的那句“接下杜朗的工作”,不只是要替代杜朗在富人圈子里表演魔术,还要替代杜朗做罗恬的情人。

  罗恬的老公赵炎做矿石生意,罗恬陪着他从身无分文到亿万身家。两个人情没了,义还在。无论赵炎在外面有多少女人。只要罗恬不提出离婚,他就不动声色地养着她。他每个月会回家吃一顿饭,节庆生日,会陪罗恬出去度假。于是罗恬把空闲的寂寞排遣在杜朗身上。

  这一天晚上,赵炎打来电话,像是喝多了,他说:“等着我,我这几天就回去看你。”

  罗恬躺在床上,淡淡回答:“回来之前,给我个电话。”然后放下电话对身边的陈洋说,“你得走了。”

  “不用。”

  “赵炎要回来了!”

  陈洋猛地捉住罗恬的手,一字一顿地说:“我说了,不用!”

  那股强大的气势,仿佛不是平时的他。

  突然,宽大的双人床上,吹出一股凉风,接着楼下传出巨大的摔门声。罗恬惊悚地从床上跳了起来,跑到楼下。

  她以为是赵炎回来了。可一楼的大厅里却没有一个人影。她走到大门前,从镂花门窗向外张望冷冽的月光下,一个熟悉的影子悄然隐匿在夜色里。

  杜朗?!

  罗恬被自己这个诡异的念头吓到了。她胆怯地转过身,却对上一张似笑非笑的脸,是陈洋,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无声地走下楼,赤条条的身体,像一条白色的鱼。他问:“你在看什么呢?”

  “没……没什么。”

  罗恬突然感觉一种异样的恐惧包围了她。

  罗恬等了三天,却始终没有赵炎的消息。直到第四天清晨,警察敲开了她家的门。

  “赵炎在吗?”

  罗恬也有些疑惑,便答:“他说过要回来,却一直没见着人。”

  警察拿出一张照片:“你认识这个人吗?”

  照片里是个漂亮的女人,二十几岁的样子。罗恬说:“不认识,她怎么了?”

  “如果有赵炎的消息,给我打电话。”

  警察说完,递过一张名片,陈洋却从罗恬身后伸出手,一把接过。警察职业性地问:“你是……”

  “赵太太的朋友。”

  警察走后,罗恬埋怨他:“干吗多事?”

  陈洋却笑嘻嘻地说:“你不想知道那个女人怎么了吗?”说着,他左手一晃,竟变出一叠照片,像折扇一样摊开来。显然是他在接名片时,从警察的文件夹里偷来的。罗恬接过照片,喃喃地说:“其实这个女人我认识。她是赵炎的情人。”

  她轻轻翻阅着照片,脸上的神情却越来越恐惧。因为照片里,是极血腥的杀人现场,那是一个逃生的魔术道具,在一张铁床上,两边竖着可以活动的钉板。被缚住手脚的表演者,会在两个钉板闭合前,成功逃脱。然而照片里的女人没有那么幸运,她被死死夹在了钉板中心。

  罗恬无比惊恐地扔掉照片,她不敢相信地说:“这好像是……”

  “是什么?”陈洋追问。

  罗恬却紧闭着嘴,一言不发。

  罗恬隐隐觉得有些不安,赵炎始终没有消息,公司里也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电话也打不通。更让罗恬不安的是,她总觉得这幢大房子里,还藏着另一个人。有时她会听到一楼传来沉闷的脚步声。有时会听到阁楼里咔咔的机械声,那些莫名响起的声音,在寂静的深夜里听起来格外诡异。

  几天内,全市接连发生了三起恶性杀人事件。死者都是女性,都死在大型逃生魔术道具里。一个被紧锁在木箱里,一个被困在水箱中溺毙,还有一个被捆在铁柱上炸得血肉模糊。

  罗恬看着报纸上的新闻,终于明白了警察为什么会追查赵炎的下落。因为这四个死去的女人,都是赵炎的情人。

  陈洋看着她紧锁的眉头说:“告诉我,你到底有什么心事?”

  罗恬犹豫了一下,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日记,那是杜朗的笔迹。陈洋翻开看了看说:“不会吧,这全是杜朗设计的逃生魔术,怎么都没见他表演过。”

本文来源:http://www.pangufuhuaqi.com/zw/26451.html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