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爱读后感_简_爱(上)-09

更新时间:2020-12-06 来源:爱国故事 点击:

【www.pangufuhuaqi.com--爱国故事】

    然而,洛伍德的贫困,或不如说是艰辛,也有所改观了.春天来临了,实际上已经来临.寒霜已停,积雪融化,刺骨寒风不再猖狂.可怜的双脚被一月彻骨的寒气层层剥皮,冻得一瘸一拐,现在被四月的和风一吹,开始消肿痊愈.夜晚与清晨不再有加拿大式的低温,把我们全身血液凝固.现在我们可以忍受花园的户外活动了.逢到阳光灿烂,更是舒适宜人.褐色的苗圃已长出一片新绿,一天比一天绿.令人想到希望之神夜晚曾从这里走过,每天清晨都留下她愈加鲜亮的足迹.鲜花从树叶丛中探出头来,雪莲花.藏红花.紫色的报春花,以及金眼三色堇.现在每星期四下午(半假日),我们都去散步,发现道路旁.篱笆下,更可爱的花儿正在怒放.
    我还发现另一大乐事.在我们花园带尖刺的高墙外,一座座直达天际雄伟挺拨的山峰怀抱着一大片树木葱笼的山谷.一条明净的小溪穿流其间,小溪里满是黑色的石子.闪光的漩涡.而在冬日铁灰色的天空下面,这里冰封霜冻,积雪覆盖,曾是多么不同的另一番情景!......那时候,雾霭死一般冰冷的被寒风阵阵驱赶,徘徊于紫色的山巅,滚动于河滩与草地,直到与小河上凝固的水汽融为一体!那时候,小溪是一道混浊不清势不可挡的急流,咆哮着将树木一劈两半,并且时常夹杂着暴雨或旋风般的冻雨,而两岸的树木都好像是一排排死人的骨架一样.
    从四月进入明媚晴爽的五月.天空湛蓝,阳光和煦,风儿轻轻拂面.此时,草木欣欣向荣,洛伍德抖开一头秀发,处处吐绿,遍地芬芳.榆树.C440树和橡树一度光秃的高大树干恢复了往日威严的勃勃生机.各种各样的植物在林深处茂密生长,形形色色的苔藓遍铺山谷.数不清的野樱草花灿烂夺目,犹如地皮上升起一片奇特的阳光.领略着它们林荫深处淡淡的金色光斑,宛若美妙的色彩倾洒大地.这一切,我常常尽情享受,从容自在,无人看管,而且几乎总是独自一人.因为这种少有的自由与乐趣事出有因,现在我就来把它解释一下.
    刚才不是把此地形容得十分美妙么?环抱于山川林木之中,坐落在溪流之畔,十分美妙.只是是否有利于健康却是另一回事.
    洛伍德所处的林中山谷,是大雾弥漫的摇篮,而雾气却滋生传染病.春天急促的脚步加快了疾病流行,它悄悄潜入孤儿院,把斑疹伤寒传遍了拥挤的教室和寝室.结果,五月未到,学校就已变成了一座医院.
    半饥半饱,使多数学生容易受到感染.八十五名女生一下就病倒四十五名.班级停课,纪律松懈,少数没得病者简直完全放任自流,因为医生坚持要学生们多多锻炼,保持身体健康.即使不这样,也没有人顾得上监视或管束她们了.坦普尔小姐全部的注意力都被病人所吸引,她住在病房里,除夜间抓紧睡几个钟头外,寸步不离.老师们全力以赴,收拾行装,做其它的必要准备,以便那些运气好的姑娘能动身离开这个传染地,到愿意帮助她们的朋友和亲戚家中去.许多已染病的学生已回家等死,许多人死在学校,立即被悄悄掩埋,这种病的性质不容丝毫拖延.
    疾病就这样在洛伍德安营扎寨,死亡成了这里的常客.围墙内充满悲伤恐惧,房间与过道弥漫着医院的气息,药物与香锭徒劳地反抗,想要压住死亡的恶臭.而同时,五月明媚的阳光,从万里无云的天空,照耀着陡峭的山峰,美丽的林地.学校的花园里鲜花烂漫,蜀葵拔地而起,槐梧如林;百合盛开,郁金香与玫瑰争芳斗艳;粉红的海石竹,深红的双瓣雏菊给花坛增添一道鲜艳镶边;甜蜜的欧石南,终日散发出香料和苹果的芳香.但这些芳香的财富对洛伍德大多数人来说放进棺材里外却毫无用处,除了不时供人们采上一把药草和香花.   可是我,以及那些身体依然健康的人,可以纵情享受这美丽的景色和美丽的季节.人家让我们在林中游荡,整天跟吉普赛人一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生活也好多了.布罗克赫斯特先生及其家人如今再也不敢靠近洛伍德啦,家务事也没有人查问,坏脾气的管家早已逃之夭夭,被传染病的恐惧赶跑了.她的接班人,曾在洛顿诊所做过护士长,对新地方的规矩还不熟悉,所以给我们吃得比较大方.此外,用饭的人少多了,病人吃得又少.早饭盘子装得满多啦.经常发生来不及预备正点午餐的情况,管家就给我们一大块凉饼子,或厚厚一片面包和奶酪.我们把它带进树林,各自选个喜欢的地方,奢侈地大嚼一顿.

本文来源:http://www.pangufuhuaqi.com/wx/843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