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鼠乒乒】小鼠善善与狐狸先生

更新时间:2018-09-23 来源:分类诗词素材 点击:

【www.pangufuhuaqi.com--分类诗词素材】

  狐狸先生又带着一封信和一大笔钱来到鼠村。鼠村里的老老少少无不热情十足地包围着他。狐狸先生把信和钱交到憨憨妈妈的手里,说:“你的儿子憨憨要到国外发展了。这是他写给你的信和留给你的生活费。”

  小鼠善善认识憨憨,他半年前被狐狸先生带去当演员了。真没想到那个愣头愣脑的憨憨竟然成了大演员,还到国外发展了。善善也认识狐狸先生,他是远近闻名的星探,长则一年,短则一个月就会来这个偏僻的鼠村挑选演员。每个被他挑选去的小鼠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大演员。这些幸运的小鼠不光能给家里寄许多钱,还都在国外过上了美好的生活。对狐狸先生这个大恩人,鼠村里的人们无一不感激、尊重他。

  憨憨妈妈热泪盈眶地接过钱和信,感激地对狐狸先生说:“憨憨能有今天的成就,少不了您的栽培啊!”

  狐狸先生也开心地说:“憨憨能有出息,我也很高兴。我今天来除了给你捎信外,还想再物色一个小演员……”

  “选我的孩子!”“选我的孩子吧!”“我的孩子又聪明又伶俐,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狐狸先生的话还没有说完,在场的家长就争先恐后地把自己的孩子往狐狸先生身边推,希望自己的孩子有幸被狐狸先生选上。

  狐狸先生摆着手,说:“不急,不急,大家都有机会。快排好队来,我要好好挑选一下。”

  人们马上听话地排成长队,焦急地等待着幸运之神能降临在自己身上。狐狸先生从头到尾逐一慢慢地挑选,他时而摇头,时而点头,就是没有发现合适的人选。当狐狸先生走到善善跟前的时候,善善突然想起每回被狐狸先生挑去当演员的都是平时不被人看好的,比如憨憨、呆呆还有安安都是愣头愣脑的。善善心想:如果我也装成愣头愣脑的样子,希望是不是更大一些呢?于是,善善垂下眼皮垂下脑袋,装出一副傻乎乎的样子。狐狸先生绕着善善仔细打量了一圈后,满意地说:“好,就选你吧!”

  “哦!太好了!”善善的爸爸妈妈万分激动地叫了起来。在他们眼里,善善能被选上,就等于走上成功之路了。

  狐狸先生带着兴高采烈的善善离开了鼠村来到城里。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带善善去剧组报到,而是带善善住进一间屋子里,什么也不干。善善忍不住打听道:“狐狸先生,您不是带我来演戏的吗?”

  “不着急,不着急!”狐狸先生安慰说,“等机会来了,我自然会通知你。”

  狐狸先生说着,拿出一大沓信对善善说:“你把这些信抄一抄吧。末尾署上你自己的名字,日期就不用写了。”

  善善发现那些信无一例外都是在告诉爸爸妈妈自己的演出有多么成功,现在的生活有多么美好,甚至有狐狸先生把自己安排到国外发展这样的话。

  善善奇怪地问狐狸先生:“我现在还没有演过一次戏,怎么能这么写呢?”

  “哈哈!”狐狸先生打着哈哈说,“趁现在有空多写点。省得将来忙得没时间写。”

  善善觉得狐狸先生的话不无道理,就认认真真地抄起信来。

  大概半个月后的一个夜晚,狐狸先生兴冲冲地跑来对善善说:“终于联系上了。导演今晚给你安排了一场戏。快跟我走吧!”

  善善兴奋地跟着狐狸先生来到一个静悄悄的小区里。狐狸先生指着一栋房子小声说:“导演说了,你今天演的是小偷。你先挖个洞,钻到这家人的卧室里,打开里面的抽屉,然后把里面的财物取出来交给我就行了。”

  善善第一次演戏,什么经验也没有,就照狐狸先生说的话做了。一个多小时后,狐狸先生乐滋滋地清点着善善偷出来的财物,然后从中取出一小部分钱,说:“这是给你的。我帮你寄回去给你的爸爸妈妈。”

  善善疑惑地问:“我不是在演戏吗?怎么能把戏里的钱拿回家呢?”

  狐狸先生愣了一下,含糊其词道:“别问那么多。太晚了,我们回去睡吧。”

  回到住所,善善越想越不对劲:怎么演戏的时候只有自己和狐狸先生,没有导演,没有摄影师,也没有观众?难道说自己不是在演戏而是在当小偷?

  想到小偷,善善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要是来当小偷,他可不愿意。善善想逃回鼠村去,可狐狸先生却派人时时看守着他,他根本就无法脱身。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狐狸先生又领着善善来到一个小区里演小偷。虽然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但是善善也只能照着狐狸先生的话去做。突然,善善听到小区里出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善善正想钻出洞看发生什么事情,却听到狐狸先生在大声喊:“抓小偷,快抓小偷啊!”

  有人问:“小偷在哪?小偷在哪?”

  “就在这个洞里,别让他溜了。”

  人们在狐狸先生的指引下,找到善善藏身的洞口,怒骂道:“小偷,快出来……”

  善善蜷缩在洞里一动也不敢动。他还是不敢确信自己的猜想是不是真的,就躲在洞里解释说:“我不是小偷,是狐狸先生让我来演戏的。”

  “你不要血口喷人!”狐狸先生冷笑地说,“大半夜的演什么戏?你分明是想倒打一耙。”

  “对啊,大半夜演戏,你唬谁啊!”在场的人全都不相信善善的话,坚持要善善钻出洞来。

  善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就缩在洞里不肯出来。见善善不肯出来,狐狸先生出主意说:“用烟熏,用火烧,我就不相信他不出来。”人们觉得有道理,真的搬来一大堆木柴摆在洞口烧起火来。只一会儿,善善就被呛得咳嗽连连。这下,善善终于可以确定,狐狸先生并不是什么大好人,而是个口蜜腹剑的坏家伙。

  大半天过后,见善善还是没有钻出洞来,狐狸先生放心地说:“看来小偷被熏死了。这样也好,省得他再害人。”说完,他就大摇大摆地走了。由于在抓善善时狐狸先生干得最起劲,所以没有人怀疑他就是幕后的主谋。

  第二天,狐狸先生带着善善写的一封信和一笔钱再次来到鼠村,绘声绘色编造善善因为表演出色,也到国外去发展的谎言。就在家长们又急切地把孩子们往狐狸先生身边推的时候,善善灰头土脸地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善善故意阴阳怪气地叫道:“狐狸先生,您好啊!”

  “啊——”狐狸先生认出善善后顿时惊叫起来,“你……你不是死了吗?”

  “善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在场的人全都傻了眼,惊讶地望着狐狸先生和善善。

  “我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善善瞪了狐狸先生一眼,然后清清嗓子把自己的遭遇详细地跟乡亲们说了一遍。他说:“幸好我发现不对劲,在打地洞的时候多打了一个岔洞。当狐狸先生指挥大家放火烧我的时候,我才得以从岔洞死里逃生。我想,以前那些伙伴全都被他害死了。”

本文来源:http://www.pangufuhuaqi.com/sc/24977.html

为您推荐